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香港金融科技扩生态圈 粤港澳大湾区觅“支点”

时间:2019-09-19

摘要

[香港金融科技扩展生态圈,广东,港澳台湾区觅“枢纽”]海滩布局的边界背后是共同的生存压力。香港的许多金融机构现在都充满了危机意识。即使是处于区块链金融技术创新前沿的公司也担心被跨境竞争对手击落。跨境竞争对手的警惕和金融技术人才的“饥饿”是许多香港金融科技公司目前面临的两难问题。目前这种焦虑感也增强了以金融科技为代表的香港公司向内地延伸的主动权。 (第一财经日报)

FaroRecruitment是一家来自日本的招聘和人才资源管理公司,在香港设有分公司,去年在澳门设立了分公司。他们对广东,香港和澳门人力资源市场的前景充满期待。

“广东和香港的金融技术人才短缺程度很高。大湾区的许多金融机构都在寻找这方面的人才。”最近,Shidafu的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创新和升级”。香港论坛的服务业推广活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以虚拟银行和区块链为代表的新金融科技业所产生的金融科技人才短缺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海滩布局的边界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生存压力。香港的许多金融机构现在都充满了危机意识。即使是处于区块链金融技术创新前沿的公司也担心被跨境竞争对手击落。跨境竞争对手的警惕和金融技术人才的“饥饿”是许多香港金融科技公司目前面临的两难问题。

目前这种焦虑感也增加了以金融科技为代表的香港公司向内地延伸的主动权。许多金融科技公司已将广东,香港和澳门的大湾区作为煽动大陆业务乃至全球业务的“支点”。

目前对抗战的金融业焦虑

作为全球离岸人民币结算,融资及资产管理服务中心,香港被称为“国际金融中心”。金融业既是经济的基石,也是许多香港人眼中的旗帜。

2012至2017年,香港金融服务业的平均增长率为8.6%,几乎是同期平均增长率的两倍。

金融业的现实远远超出了外界的想象,竞争对手不再是传统的金融机构。优秀的金融从业者在某种程度上是财政,税务或法律领域的专家。

雷少林是富荣银行的首席营销官(CMO),尚未开业。他的银行今年五月刚获得香港金融管理局的银行牌照,这是香港八家授权虚拟银行之一。该虚拟银行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00700.HK),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00388.HK)及高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多个领域的领导人共同创办。它引起了业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不同的生态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在他看来,虚拟银行业务的优势,如远程银行业务,24小时服务,低费用和较高的存款利率,并不是虚拟银行业务的真正优势。它可以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 “虚拟银行股东背景的多样性是真正的优势。”雷少林直截了当地说,虚拟银行的直接,智能和互动功能正在受益于此。

就像雷少林对金融科技脉搏的深情,大中华湾区连锁联盟创始主席王俊文。

移动支付和众筹引入区块链的案例在他身边层出不穷,但在他看来,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作用远不止于此。

对金融技术趋势的不可逆转的看法并不局限于这些一线企业家。

“现在我们是对手,也许不是同行,而是科技公司。”王俊文认定,新时代的金融科技,其他轨道公司才是金融业真正的挑战者。

尽管在金融技术创新等移动支付方式领域,香港仍落后于大陆。然而,在把握金融技术创新的总体趋势时,香港与内地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甚至在一些领域领先。

香港交易所为此在2018年8月成立了掌握新兴科技最新动向的创新实验室。能全面接通不同银行及储值支付工具运营商的快速支付系统“转数快”已推出近一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贸易融资平台“贸易联动”也于2018年10月正式启动。同时,首张虚拟保险公司牌照已于2018年12月发出。

新的金融科技业态的出现也令越来越多的周边服务企业开始围绕其开展业务。

主营跨境财税业务的骏德顾问有限公司是国内首家办理海外区块链业务的代理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一业务正是应市场需求而新增。

香港金融发展局数据显示,香港目前已有超过550家金融科技初创企业,金融科技生态圈边界仍在扩宽。

这折射到C端市场,最直观的便是金融科技人才的短缺。

这已经掣肘了香港及内地金融企业的发展。数位受访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语言处理、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数据结构的建设、区块链、网络、前端的设计等金融科技各领域均不同程度出现人才短缺。

香港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尚乘金融科技中心总监唐宪生进一步介绍到,中国92%的金融科技雇主表示正面临专业人才短缺问题,这远高于澳大利亚(45%)、新加坡(47%)等全球其他金融科技创新高地。其中大数据、人工智能、风险管理为国内金融科技前三大急缺领域。

寄望以湾区为“支点”

敏感的资本市场已呈现波动。

在“创新升级·香港论坛”服务业推介活动上,以金融业为代表的服务业开始越来越重视粤港澳大湾区。

已经在香港、深圳、广州开设了分所的周永胜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周永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今年准备在中山、惠州等地开设分所,以拓展业务。

“湾区税制统一之后,人才流动趋于畅通是大趋势。粤港澳三地的人力资源解决方案都将是我们开展业务的基础。”上述仕达富的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内地的猎头公司对港澳人力资源市场供求的熟悉度低、人才储备丰富度低等,而这恰是公司可以挖掘的业务增长点。

弘海策略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不少广东的玩具、服装、皮具等低端制造业逐步向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地区转移,她的公司的海外投资业务部分持续增长。

“内地企业近年受‘走出去’、‘一带一路’等战略影响,选择到海外开设分公司及在香港开办融资事务分支机构的客户越来越多,这直接带动了我们业务板块的增长。”该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针对这类高净值客户提供个性化的定制服务。

在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朱明春看来,打上技术烙印的金融科技企业具有将资金充裕的港澳资本市场与企业众多的内地市场打通的天然优势,能较好实现资金和资产或企业的对接。令苦于本地市场小的香港金融科技企业能够依托近7000万人口、国内生产总值超万亿美元的大湾区得到长远发展。尤其是业务下沉至中小微企业、个人借贷市场之后,香港的金融科技企业能更充分发挥普惠金融的宗旨,撬动更大的市场。

数位前来内地寻求商贸配对服务的香港企业,几乎都坚信香港角色暂时不会有改变。低且简单的税制、四通八达的物流及交通网络、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无外汇管制的资金调度环境等都令香港的优势显着。与此同时,更多港资金融科技企业都意识到寻求与内地科技企业、内地市场融合的必要性。

唐宪生表示,作为“超级联系人”的香港的优势是大都会的文化、国际金融中心,以及金融科技应用场景更丰富。但是广东等内地的技术实力强、生活成本低、市场规模大。《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出台,为粤港两地金融科技人才的联合培养和市场的开掘等提供了可能。

雷绍麟的梦想是搭建根植于香港、服务于世界的虚拟银行,在其看来,服务好粤港澳大湾区才能谈得上复制业务模式,走向世界。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DF395)

http://www.sugys.com/bds9L/9

  • 友情链接:
  • 江西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 www.lg8uwm.cn 技术支持:江西门户网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