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兔儿爷第五代传承人走进社区 让年轻人爱上传统文化

时间:2019-09-23

兔子的第五代传人张忠强走进社区和公园,讲述了兔子的故事和中秋节

手工兔子的回归,年轻人爱上了传统文化

2019年9月9日,老北京泥塑兔的第五代传人张忠强介绍了专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设计的兔大师。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侯绍庆

张忠强(Zhong Zhongqiang)坐落在虎坊大桥的工作室里,怀抱兔子。

兔子是北京中秋节的传统对象。过去,人们为在月光之夜的兔子祝福而祈祷。在玩具稀缺的时代,兔子也是儿童玩具。

兔子经历了跌宕起伏,几乎消失了,现在正重返公众。老人在童年的回忆中找到了兔子,年轻人爱上了这种传统文化。

中秋节,第五代黏土兔家族张忠强在月坛公园举行了一个摊位,讲述了兔子和中秋节的故事。

在他看来,这位手工制作的兔师傅重新焕发了生机,回归了老百姓的视野,这是传统文化逐渐重要、民族文化自信的象征。

“兔黄天霸”

在老舍先生在《四世同堂》中描述的中秋场景中,他提到了兔子先生,“脸上没有胭脂,只有小三瓣嘴上的一条细线,红润的;两只长长的白耳朵是淡红色的;所以,小兔子的脸长得很帅,像兔子。就像孩子中间的恶霸。”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张忠强小时候在广播里听到这段话。他想知道“兔爷”是什么,是不是兔子,和兔子有什么关系。新中国成立后,街头很难找到兔主人的踪迹。根据老舍先生的描述,张忠强在脑海里画了一张小兔子主人的照片,他既不喜欢,也不清楚。

在胡同中长大的张忠强(Zhang Zhongqiang)擅长捏泥巴。从黏土中挖出黏土,然后捏住普通的鸡,小鸭,自行车和大钟表,这是玩具时代的典范。张忠强成为阳寿寺大街着名的“儿童之王”。后来,他磨了父亲,要求一年两元买一块《芥子园画传》,购买了颜料,将一小块泥钉固定以改变颜色,张忠强依靠揉浆的技巧来换取花钱。

在1980年代,老工匠让兔子重新回到公众视野,张中强了解了艺术,并开始专门从事黏土兔子,坯料,模具,模具,水,涂刷,装饰的生产和经营,将耳朵压延并绑扎到干燥过程中进行了十多个步骤后,出现了一只可爱而崇敬的小兔子。

对于自律的张忠强来说,这并不困难,但是如何讲述兔子的祖父的故事并传承民间传说意味着它的携带变得更加困难和重要。

兔子恢复为净红色

在西城区达白顺湖同一区域的20平方米平房是张中强的工作室。东墙放置在墙上长3米以上的架子上,并放置数百只不同的兔子。房间中央的两排长板凳和控制台可同时容纳15至6个人。

在这里,张中强曾数百次讲述了兔子的传说。

“孩子的圆月8月15日;兔子的家人住在月球;摘草,做些好药;去疾病,拯救和平。在中秋节中间,四十九个城市的孩子们应该在家里放小桌子,在桌子中间放小兔子,在前面放五个贡品,香烛蜡台,时令水果,月饼,鸡冠花,孩子们也要向兔子鞠躬,举行仪式,为国泰民安祈祷,家庭平安。”

2014年,北京土兔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兔回归了人们的视野。张忠强清楚地感到,以兔子、纸鸢、宫灯等为代表的一系列地方民俗物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这些物品背后的故事也被悠久的工艺和民俗文化唤醒。国家繁荣昌盛后国家信心的表现。

5年前,张忠强开始为北京实验二小兴实验学校低年级的孩子们讲授土兔课。他还定期到其他中小学讲授民俗文化。中秋节快到了,张忠强忙不过来,被邀请到各个社区和街道进行兔子制作的教学和文化讲座。

虽然有两家卖泥塑兔子的店,但张忠强几乎忙得顾不上。幸运的是,这家商店并没有这么冷清。从过去的口碑来看,它已经成为年轻人热衷的名片。网红店。

张忠强说,过去来店里的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对这东西熟,小时候摆弄过,里面有记忆,有寄托。有些老华侨专门找上门来买。不过现在,找上门的顾客35岁以下年轻人居多,年轻人也爱上了传统文化,愿意主动去了解,去深入。好多孩子出国留学前来买一些带走,把兔儿爷当做礼物送出国门。”

作为泥塑兔儿爷第五代的传承人,张忠强也经常受邀到国外交流民族文化和手工技艺,看到外国人对于兔儿爷也充满好奇心和赞赏,他有种自己孩子在外受到褒奖的荣耀。

盼传承文化内核

随着时代的发展,兔儿爷的形象也更加丰富多样,色彩也不拘泥于传统的搭配,有的看上去更加俏皮,有的显得更新潮,有的还可以根据场景和节庆自由变换。

“青砖灰瓦代表南城,红色代表北城,金色代表内城,这是我前几年的一个创作,把四九城囊括在一个兔儿爷的身上,北京人一看,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张忠强又拿起另外一只,有着红色数字70装饰的兔儿爷,寓意着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祝福国家祥和,简单的造型,孩子们也能懂,应时应景。

最传统的兔儿爷是泥塑而成,但现在兔儿爷的材质五花八门,金银饰品、网红食物……兔儿爷遍地开花。这些在张忠强眼里是个好事儿,尽管他还忠于传统造型和制作手法,但只要这些创意尊重本地的文化和习俗,不要破坏文化的精神内核,兔儿爷的表现形态越多说明被传播得越多。

“对于传统手工技艺来说,现在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张忠强说。国家重视,老百姓的热情回归,给了传统手工技艺者生存和施展的空间。目前他有一个小团队进行兔儿爷的纯手工制作,一个拳头大的兔儿爷,打坯塑形放置七天后,再进行一个小时以上的绘画上色,售价在30元到50元不等。

但作为传承人,他考虑的远不止这些,除了制作,他要寻找到一个真正能把兔儿爷文化内核传承下去的人。从学手艺的徒弟们中间他还没有找到,有点失落,却也能理解,“这是一个枯燥而且需要耐心的事儿,也不是一份挣得了大钱的事业。”连从小看着自己拿捏把玩兔儿爷的女儿,也对做兔儿爷毫无兴趣,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国企上班。

不过,在张家,月圆之夜摆兔儿爷、拜兔儿爷是必不可少的仪式,每逢在外讲座授课,张忠强也会把这个习俗告诉孩子们。“通过小兔儿爷了解到北京文化、乡俗,孩子们应该知道,中秋节不仅仅是要吃月饼,更是一个拜兔儿爷,祈求阖家团圆,平安健康的节日。”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影视包装

  • 友情链接:
  • 江西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 www.lg8uwm.cn 技术支持:江西门户网站| 网站地图